您好,欢迎来到 大农场·JT! 去首页
查看全部
    0 已选0
    0

    我的积分

    0

    优惠券

    已领取的优惠券

    哈佛大学博物馆的中国古玉,美到令人窒息!
    2021-09-09 14:37:05发布   浏览 10939    评论数 0

    首先介绍一下哈佛大学纪念教堂,位于哈佛大学图书馆对面。一群哈佛校友于1932年捐赠建立,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阵亡的哈佛人。

    这次咱们来看看这一橱窗——温索浦(Winthrop)先生藏的几件春秋、战国及汉代时期的古玉。

    温索浦先生虽未到过中国,但他对艺术喜爱,并有敏锐的眼光,其收藏的亚洲文物,大都于1930年代左右在纽约古董艺术行内收购。

    当时名闻国际的大古董商卢芹斋(C.T. Loo)虽定居于巴黎,但在纽约也有公司。温索浦收藏的中国古董,大多是从卢芹斋那里购得。

    哈佛馆藏的这件是:西周时期双凤衔耳玉杯(13.5 x 16 x 8.5 cm)。实属难得。

    商、周时期玉杯甚少。战国晚期及汉唐时期受西方影响,则多见。

    近看玉凤,嘴上还含个东西,身足上还有细卷纹路。

    玉跪人在商代大墓里出了几个,尤以安阳妇好墓为最——

    奇怪的是,玉跪人在周代时期且未见过。难道商代的玉跪人就是后来的周人,周人推翻商朝后就站起来了?值得探讨。

    更值得研究的是,玉跪人在春秋时期又出现了,如哈佛馆藏的这件。

    谈到玉跪人,俺想起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的一件商晚期玉跪人。此件原是Edward and Louise B. Sonnenschein夫妇藏品之一。其藏品于1950年捐赠给芝加哥艺术博物馆。而且其藏品也有一些来自洛阳金村。

    此件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的玉跪人,与成都金沙遗址出的玉跪人一模一样。可是金沙遗址却是2001年才发掘的,那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的这件玉跪人,又是哪里出土的呢?

    接着再来看看,哈佛馆橱窗里的几件洛阳金村出土古玉。

    春秋龙纹玉柄(11.7 x 2.7 x 0.9 cm):双面满工,一面刻有13条龙,另一面有6条,共19条。

    可惜在馆里只能看到一面。不过也不错,是13条龙的一面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这13条龙的排列:从上至下,都是两条龙相交。左上角只有一龙头而无龙身,而右下角却只有龙身无龙头。

    如果您能想象的话,其实左上角的龙头与右下角的龙身是一条巨龙也......是所有龙的龙头呀。

    温索浦当时除了收藏上面的一件春秋时期龙纹玉柄极品,还藏有一对春秋龙云纹玉柄。不但工是一流,和田玉质也都甚佳,不愧是东周王室物品。

    台北故宫也藏有两对,造型纹饰都类同,可是玉质没哈佛馆藏的佳。

    1986年,江苏吴县严山也出土了一对,春秋晚期。同样的玉质,也没哈佛馆藏的好。其中一个,可能还没加工好。

    看完几个春秋时期玉器,现在看看战国时期。

    此件哈佛馆藏战国早期玉佩(7.1 x 4.7 x 0.5 cm),形如盾,牛首纹,7个孔,网状格纹。难得的是,背面也刻有纹饰。

    战国早期玉器雕工因铁器发明,再加上诸侯王爷对艺术新领域的喜爱与追求,玉造型雕工开始进入另一高峰。玉璧也不再是老三代时期礼教传统式的圆形,各种装饰图案也在璧缘出现。

    如哈佛馆藏的这件,不但是边缘加了双凤,还有镂空雕龙;且双璧还用一旋纹环连接,美哉!

    大英博物馆也藏了一件多节玉璧,与上面哈佛的二节玉璧类似。

    蛇、凤、兽首纹四节玉璧,战国早期,长8英寸。原是英国大收藏家 George Eumorfopoulos的藏品之一。

    1978年,湖北随州市擂鼓墩曾乙侯墓出土了两件,工更精致,鬼斧神工。现藏湖北省博物馆。

    再看看下面几件哈佛馆藏:

    战国早期龙凤纹玉佩(5.5 x 15 x 0.7 cm)

    此条战国早期S龙(6.6 x 11.1 x 0.4 cm),龙首还有网格纹,生动有力,有如贾云腾空。沁色包浆极自然,尤其孔部位。

    下面这件玉佩(13 x 7.8 x 0.5 cm),构思极有意思:龙凤配,凤口含一小蛇。为何选在凤的口里?凤是要吃这小蛇,还是在保护它?妙!

    朱砂仍清晰可见。

    看看这件战国中期玉璧(径 20.6 x 厚0.6 cm),卧蚕纹,内外周边有凸旋纹;两面同纹,和田白玉;铜沁与铁沁。

    难得的是,外璧缘刻有文字,及一印纹。

    在玉璧边缘刻字,战国中期倒没见过。不过战国晚期及汉早中期,是有滴。而且,也仅见数字而已。

    俺看此件玉璧的字,从字体及印纹判断,应是后刻的。。。

    玉人成对的大都以男女相配,一对妇女倒少见。此对战国妇女玉人,工极为精致,不但脸的表情生动,连头发也根根清晰。

    春秋战国时期的玉璧造型,除了延续石器时代及夏商周的圆形以表天外,因脱离了传统礼教的约束,纹饰及造型也多变化。

    战国晚期-西汉早期,同心圆龙凤镂空雕玉璧也出现了。

    细看此件,美哉!顶上的走兽,雄伟!

    左侧的走兽,威武!

    蚕纹,裂纹与沁色。

    同心圆里的走兽,犹如在顶天立地,动感优美!

    下面这对兽形玉佩(战国晚期),哈佛馆标为玉虎,从头上的三个尖角看,应是犀牛!

    看看细图:背腹部的卧蚕纹,腿上的连勾云纹,及首尾简单的阴线纹。再加上自然利落、深浅不同的沁色,使这头犀牛变得有立体感。美!

    玉带钩与剑饰,西汉早期。

    高古玉耳杯极少,耳杯在汉时期以漆器多见,玉质耳杯极少。

    哈佛馆藏的这一对西汉兽首云纹玉耳杯,雕工纹饰精美,可称玉耳杯之王。

    不但杯内有饰纹,杯足底也有刻纹。细看兽首云纹——

    首先介绍一下哈佛大学纪念教堂,位于哈佛大学图书馆对面。一群哈佛校友于1932年捐赠建立,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阵亡的哈佛人。

    这次咱们来看看这一橱窗——温索浦(Winthrop)先生藏的几件春秋、战国及汉代时期的古玉。

    温索浦先生虽未到过中国,但他对艺术喜爱,并有敏锐的眼光,其收藏的亚洲文物,大都于1930年代左右在纽约古董艺术行内收购。

    当时名闻国际的大古董商卢芹斋(C.T. Loo)虽定居于巴黎,但在纽约也有公司。温索浦收藏的中国古董,大多是从卢芹斋那里购得。

    哈佛馆藏的这件是:西周时期双凤衔耳玉杯(13.5 x 16 x 8.5 cm)。实属难得。

    商、周时期玉杯甚少。战国晚期及汉唐时期受西方影响,则多见。

    近看玉凤,嘴上还含个东西,身足上还有细卷纹路。

    玉跪人在商代大墓里出了几个,尤以安阳妇好墓为最——

    奇怪的是,玉跪人在周代时期且未见过。难道商代的玉跪人就是后来的周人,周人推翻商朝后就站起来了?值得探讨。

    更值得研究的是,玉跪人在春秋时期又出现了,如哈佛馆藏的这件。

    谈到玉跪人,俺想起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的一件商晚期玉跪人。此件原是Edward and Louise B. Sonnenschein夫妇藏品之一。其藏品于1950年捐赠给芝加哥艺术博物馆。而且其藏品也有一些来自洛阳金村。

    此件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的玉跪人,与成都金沙遗址出的玉跪人一模一样。可是金沙遗址却是2001年才发掘的,那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的这件玉跪人,又是哪里出土的呢?

    接着再来看看,哈佛馆橱窗里的几件洛阳金村出土古玉。

    春秋龙纹玉柄(11.7 x 2.7 x 0.9 cm):双面满工,一面刻有13条龙,另一面有6条,共19条。

    可惜在馆里只能看到一面。不过也不错,是13条龙的一面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这13条龙的排列:从上至下,都是两条龙相交。左上角只有一龙头而无龙身,而右下角却只有龙身无龙头。

    如果您能想象的话,其实左上角的龙头与右下角的龙身是一条巨龙也......是所有龙的龙头呀。

    温索浦当时除了收藏上面的一件春秋时期龙纹玉柄极品,还藏有一对春秋龙云纹玉柄。不但工是一流,和田玉质也都甚佳,不愧是东周王室物品。

    台北故宫也藏有两对,造型纹饰都类同,可是玉质没哈佛馆藏的佳。

    1986年,江苏吴县严山也出土了一对,春秋晚期。同样的玉质,也没哈佛馆藏的好。其中一个,可能还没加工好。

    看完几个春秋时期玉器,现在看看战国时期。

    此件哈佛馆藏战国早期玉佩(7.1 x 4.7 x 0.5 cm),形如盾,牛首纹,7个孔,网状格纹。难得的是,背面也刻有纹饰。

    战国早期玉器雕工因铁器发明,再加上诸侯王爷对艺术新领域的喜爱与追求,玉造型雕工开始进入另一高峰。玉璧也不再是老三代时期礼教传统式的圆形,各种装饰图案也在璧缘出现。

    如哈佛馆藏的这件,不但是边缘加了双凤,还有镂空雕龙;且双璧还用一旋纹环连接,美哉!

    大英博物馆也藏了一件多节玉璧,与上面哈佛的二节玉璧类似。

    蛇、凤、兽首纹四节玉璧,战国早期,长8英寸。原是英国大收藏家 George Eumorfopoulos的藏品之一。

    1978年,湖北随州市擂鼓墩曾乙侯墓出土了两件,工更精致,鬼斧神工。现藏湖北省博物馆。

    再看看下面几件哈佛馆藏:

    战国早期龙凤纹玉佩(5.5 x 15 x 0.7 cm)

    此条战国早期S龙(6.6 x 11.1 x 0.4 cm),龙首还有网格纹,生动有力,有如贾云腾空。沁色包浆极自然,尤其孔部位。

    下面这件玉佩(13 x 7.8 x 0.5 cm),构思极有意思:龙凤配,凤口含一小蛇。为何选在凤的口里?凤是要吃这小蛇,还是在保护它?妙!

    朱砂仍清晰可见。

    看看这件战国中期玉璧(径 20.6 x 厚0.6 cm),卧蚕纹,内外周边有凸旋纹;两面同纹,和田白玉;铜沁与铁沁。

    难得的是,外璧缘刻有文字,及一印纹。

    在玉璧边缘刻字,战国中期倒没见过。不过战国晚期及汉早中期,是有滴。而且,也仅见数字而已。

    俺看此件玉璧的字,从字体及印纹判断,应是后刻的。。。

    玉人成对的大都以男女相配,一对妇女倒少见。此对战国妇女玉人,工极为精致,不但脸的表情生动,连头发也根根清晰。

    春秋战国时期的玉璧造型,除了延续石器时代及夏商周的圆形以表天外,因脱离了传统礼教的约束,纹饰及造型也多变化。

    战国晚期-西汉早期,同心圆龙凤镂空雕玉璧也出现了。

    细看此件,美哉!顶上的走兽,雄伟!

    左侧的走兽,威武!

    蚕纹,裂纹与沁色。

    同心圆里的走兽,犹如在顶天立地,动感优美!

    下面这对兽形玉佩(战国晚期),哈佛馆标为玉虎,从头上的三个尖角看,应是犀牛!

    看看细图:背腹部的卧蚕纹,腿上的连勾云纹,及首尾简单的阴线纹。再加上自然利落、深浅不同的沁色,使这头犀牛变得有立体感。美!

    玉带钩与剑饰,西汉早期。

    高古玉耳杯极少,耳杯在汉时期以漆器多见,玉质耳杯极少。

    哈佛馆藏的这一对西汉兽首云纹玉耳杯,雕工纹饰精美,可称玉耳杯之王。

    不但杯内有饰纹,杯足底也有刻纹。细看兽首云纹——


    文章来源:搜狐网
    分享:
    我要说两句
    最新评论    |     我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