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 大农场·JT! 去首页
查看全部
    0 已选0
    0

    我的积分

    0

    优惠券

    已领取的优惠券

    曾经沦为灯座的瓷器:后来都拍出了天价
    2021-04-01 14:30:35发布   浏览 16534    评论数 0

    西方历史上,对中国瓷器评价极高,中国瓷器一度价抵黄金,被欧美贵族竞相收藏,可以说是“三千宠爱在一身” 

    西方人有个爱好,喜欢把中国瓷器按照喜欢的样子加以改造,比如,改成台灯灯座,更有甚者,还要在花瓶底部钻个洞,方便电线穿过!

    瓷器底部的黑洞

    而时间流转,几百年过去,曾经的那些沦为灯座的瓷器身价大涨,但他们的外国主人似乎常常意识不到这一点,直到上了拍卖场,才发现家中有一件从未留意过的宝贝。

    在巴黎举行的苏富比拍卖会上,一件估价20万欧元的明永乐青花缠枝四季花纹扁壶,成交价达到了163万欧元,有意思的是,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,纷纷提到这件瓷器原先只是收藏者家中的一个灯座。永乐青花器,造型工整精致,体态优美俊秀。

    明永乐青花缠枝四季花纹扁壶 图片来源:新民晚报

    缠枝四季花纹是明代永乐青花瓷器中比较常见的品种,其以梅花、牡丹、莲花、菊花为主,并以蕉叶、如意云等为辅纹,显得有疏朗感,但在长颈扁壶中却很难看到。目前在博物馆中经常可以看到的是永乐青花海水龙纹扁壶,这也是为什么这件拍品格外受到关注的重要原因。

    但可惜的是,这件扁壶在瓶口部分被截去一部分,成为了主人家的一个灯座。可以想见,如果此件作品完好,价值会更高。

    2006年5月,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,一件备受瞩目的明朝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,以 7852万港元创下了明朝瓷器拍卖价的世界纪录。

    这只高32厘米的瓷瓶出产于明初洪武年间,瓶身上是四朵怒放的牡丹,枝叶相缠。整个瓷瓶瓶腹较宽,重心低垂,瓶颈细长,造型优雅。

    明洪武 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,法国吉美博物馆旧藏。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的为此瓶同款。

    最早收藏这只瓷瓶的是一对苏格兰夫妇。他们以为这只是一件普通的中国瓷瓶,便把它作为灯座使用。

    直到有一次在博物馆看到类似的瓷器,这对夫妇才意识到自己家中的“灯座”可能是件佳品。他们找到拍卖行的专家鉴定,最终确定这只瓷瓶是罕见的明釉里红瓷器。

    同为灯座,曾经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4150万港元创下清代瓷器拍卖世界纪录、现存上海博物馆的清雍正粉彩蝠桃橄榄瓶的命运就好多了。

    上博馆内正在展出的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

    事情是这样的,2002年之前,这件清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,一直在美国奥格登·里德家族中流传。奥格登·里德,美国名门后裔,曾任美国参议员,出使美国驻以色列大使,也曾经是《先锋论坛报》的出版人兼总编。

    里德家世显赫,其外祖父韦罗·里德是美国共和党的创始人之一,一生从事新闻杂志及外交官事业。他的外祖母伊丽莎白·米尔斯,为加利福尼亚一位富翁之女,曾参与美国红十字会的组建。他的母亲海伦·罗杰斯·里德是巴纳德大学董事会主席、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理事。

    奥格登曾说,这件珍品是在他母亲家族的纽约豪宅中被发现的。他幼年时曾见过几次,也曾惊叹于它的精巧与雅致,但从不知道它有多高的价值,当然,包括他们整个家族,也没人懂这件宝物有多价值连城!

    清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(局部细节)

    于是,他家就将这件稀世珍宝自行加以改装,将之变身为上图灯座,为增加其稳重性,还在瓶内添加他家后花园里的泥沙,然后随便将之放于客厅的茶几上,这一放,就过去了40年!

    虽然说在那个年代,把中国瓷器改装成灯座是件特别流行的事,但值得庆幸的是,这件宝物底部没有被打洞破坏,否则,宝物的完整性将大打折扣,价值也将一落千丈!

    2002年,这件雍正橄榄瓶出现在香港苏富比拍卖行的目录之中。拍卖会前夕,一架从英国飞往中国香港的大型客机上,一位中年女士正在翻阅当天的香港报纸,一则新闻吸引住了她——绝世珍品的清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将于苏富比进行拍卖。

    几天之后,来自全世界的文物爱好者齐聚香港苏富比,而国内一祖籍江苏古玩藏家早已暗下决心要拿下它。

    虽然自己的兄长拍前一再提醒她:若叫价太高就别买了,顶多追到万,也算给咱中国瓷器捧个场,再多就不值了,但这位女士却没考虑那么多。

    宝瓶纹饰细节图

    最终,拍卖当日,她以加佣金万港币的天价竞得此瓶,并创下当时清代瓷器拍卖的最高记录,成为轰动海内外的艺术新闻。

    竞得宝瓶后,她起初只是一心一意想把它抱回家,可在竞拍现场,当被媒体问及打算将之放到何处时,她这才醒来,绝世宝瓶,该如何安放?放置家中?锁于银行?传给子孙?想想都不靠谱。再三思索,最后,她决定还是捐出去最好,于是便选择了上海博物馆作为宝物的最终归宿。

    在异国他乡经历了百年风雨,这件国宝级瓷器重新回到中国人手中,珍贵文物终于找到了最好的归宿,也将有更多的人看到宝瓶的美好,实为幸事一件。


    文章来源:搜狐网
    分享:
    我要说两句
    最新评论    |     我的评论